著名加速器物理學家方守賢院士逝世

2020-04-05 05:57:55  阅读 429801 次 评论 0 条

著名加速器物理學家方守賢院士逝世 我國高能加速器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享年87歲

1月19日,中國科孷ř高能研究所發布訃告稱,當天上午9時31分,87歲高齡的方守賢院士在¶離世。

方守賢,我國著名加速器物理學家,中國科孷ř院士,我國第一台大科學裝置北¶正負電子對撞機工程經理,是我國高能加速器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。2013年,他曾撰寫《我的高能加速器夢》一文並發表,其中完整記錄了他為實現“建造世界一流的高能加速器”這一夢想所做的努力和堅持。

沒有講義就“啃”外文原版書

1932年10月28日,方守賢在上海出生。19年後的秋天,他以高分考入上海交通大學物理係。

方守賢曾在《我的高能加速器夢》一文中回憶,入學之初,數Ū物理兩係一共才有20多個學生,是合並上課的。“我發現,與我喜愛的數學相比,物理學是一門有血有肉,看得見、摸得著,內容豐富多彩,並與人類實際生活緊密聯係的學科。對於人們觀察到的物理現象,依靠數孷ŀ行描繪、分析和推理,然後再回到實踐中加以驗證,使理論得〲一步的升華,這正是我所追求的探索自然的完美途徑。”從此,他和物理學結下了“不解之罱”。

1952年,時值全國進行教育攻؝,方守賢也在院係調整中被調到複旦大學物理係。他回憶說:“當時,物理係一個班有60多個學生,師資力量很強,著名教授,如盧鶴紱、謝希德、周同慶、周世勳等,不但學識超群,而且講課時物理圖像清晰,邏ɢ推理嚴謹,諸多重點、難點,經過這些名師指點,頓然融會貫通,這進一步加深了我對物理的理解和興趣。”

此時,方守賢等一批學生卻遇到了另外一個挑戰:恰ҙ係調整初期,物理係各課程的教學大綱和教材均不完備,有些甚至連講義也沒有。方守賢說,為了解決沒有教材參考的㛣,除了認真記錄課堂筆記,他還課外自學了不少內容,“去啃少數翻譯成中文的俄文或英文原版參考書,這不僅加深了我對課程內容的理解,也增強了我的自學能力。”正是通過這樣不懈地努力,大學期間,方守賢的學習成績名列前茅。

師從我國核科學奠基人王昌

1955年10月,方守賢從複旦大學畢業,被分配到中國科孷ř近代物理研究所。“進所後,我很幷Ł地被安排在王昌老師門下,從事高能加速器的設計及研究工作。在徐建銘先生的直接指導下,學習電子同步加速器理論設計,這是一項既有理論又有實際的研究工作,也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標。對我來說,真可以說是如願以償。我熱愛自己這項研究工作,立誌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為祖國建造高能加速器。”

方守賢提到的王昌老師,正是我國著名的核物理學家、中國核科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、“兩彈一星功勳獎章”獲得者王昌院士。他同時也是我國核武器研製的主要科學技術領導人之一,在從事核武器研製期間,指導並參加了中國原子彈、氫彈研製工作。

方守賢回憶說,之前近代物理研究所隻幾十個人,“我們這批人進所後,一下子增加了一百多人,王昌、梅鎮嶽、朱洪元等老專家對我們這批‘精英’特別重視,待若‘天之驕子’,都來給我們補與原子能有關的課程。”也因此,他才深深感到自己物理知識的貧乏,於是便和大家一起如饑似渴地學習,“那時,整個物理大樓不到晚上12點是不會熄燈的。”

留學時種下“高能加速器”夢想

1957年春天,在王昌教授帶領下,包括方守賢在內的十多人在通過外語突擊培訓後,被公派到蘇聯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實習和工作,方守賢被分配去學習與加速器盷ŗ的知識並負責初步的理論設計工作。

方守賢在《我的高能加速器夢》一文中介紹說:“雖然在出國前已經學習了大量有關高能同步加速器的論文,還做了詳細的推導和筆記,應當說,準備還是充分的,但是,進入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後,我立即發現自己在國內打下的數Ū物理基礎遠不足以適應工作的需要;同時,我的導師考洛門斯基也發現,我原先在所裏孷Ł的加速器專業知識本應已經具備初步設計能力,但事實上我卻不會從事設計。究其原因,是因為我原先所學的知識是支離破碎的,並不完整,並未融會貫通地理解它們之間的內在聯係,隻一些死知識,不會實際應用。導師的意見,對我好似當頭一棒,使我意識到:自己其實尚未入門,一切還得從頭開始。同時,也使我深刻認識到:書本上的知識,如果不與實際相結合,是難以學深、孷ŀ的,隻將其應用於解決具體問題,才能真正理解和掌握。”

此後,導師對方守賢進行了嚴格的教學,譬如安排方守賢讀通其一篇博士論文,但刪去了文章裏所有涉及的中間過程的公式和結論,並要求方守賢獨立思考逐個推導出來。方守賢說,正是通過這段時間的磨練,自己不但數理基礎更紮實了,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也大大提高了。也正是在這一時期,方守賢心中萌生一個夢想,那就是要為祖國建造世界一流的高能加速器。

曆經“七上七下”終圓夢

1988年10月16日淩晨,中國第一㫘能加速器、第一台大科學裝置——北¶正負電子對撞機(BEPC)首次對撞成功,方守賢的夢想終於成真。但談起圓夢的過程,卻並不總是一帆風順,對於期間的坎坷,方守賢將其稱之為“七上七下”。

據介紹,1958年,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,中國設計出了20億電子伏電子同步加速器,但當時這一設計因“保守落後”被否。1960年,中國科學家完成了螺旋線回旋加速器的初步設計方案,因經濟㛣被取消。1965年,中國科學家第四次提出了建造質子同步加速器的方案,再次因故暫停。1969年,中國科學家提出建造強流直線加速器用於探索、研究、生產核燃料的計劃,但最終這一計劃在與另兩個方案的爭論中無疾而終。

1972年,國務院批準“七五三”工程,計劃10年內建造一台400億電子伏質子同步加速器,然而計劃卻再度擱淺。1977年,“八七工程”誕生,該工程計劃投資7億元人民幣,在1987年建成4000億電子伏質子同步加速器,但因1980年年底國民經濟調整,方案又一次下馬。

直到1981年12月,BEPC盷ŗ方案獲批,方守賢的高能加速器夢想才贏來最終實現的機會。當時這一項目的管理采用工程經理製,方守賢1983年回國後被任命為BEPC工程副經理,1986年5月又被任命為經理(ҫ能所副所長),全負責領導BEPC工程。

他回憶說:“1986年中,有一次,我去醫院看望住院動手術的愛人後,急於回所加班,為了追趕一輛即將進站的公共汽車,由於天黑,我又近視,匆忙中頭部撞到一根斜跨在人行道邊上的、拉電線杆的鋼絲上,因奔跑速度過快,衝力大,頭破血流地昏倒在人行道上,幸好被兩位未曾留下姓名的解放軍救起,送至醫院,進行搶救,頭部縫了好幾針。有同誌幽默地說‘對撞機還未對撞,你老方的頭卻先與地球對撞了!’”

文/本報記者 孔令晗